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命题作文“窗外”优秀作品选编
2012-12-05 16:23:19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7706

高涛(2010级15班)

  一扇不大的窗把一个世界分成两半:窗内,悠悠的灯光酒满了整个书桌,也洒了一地,那么柔和、温润和善良;窗外,已是一片漆黑,不知是哪一个画家把黑色的染料倾倒在天幕上,偶尔也有几点光亮,分不清是北斗的星光还是萤火虫尾巴上缀着的亮光。
  彼时的他虽身在书桌前,但心却随着思绪延伸到那无边的黑暗,带着无尽的思念呼唤着那还未归家的母亲。
  呆呆着望着窗外,悄寂无声。
  夜静得可怕,自己都能清楚的感受到那颗被黑色笼罩的心在微微地战栗,仿佛一个初生的婴儿渴求母亲的哺乳,等待着妈妈的怀抱,等待着妈妈的安抚。它期待着,期待着,期待着妈妈能撕破那沉重得让人窒息的夜幕,然后缓缓地经过窗外,缓缓地走进屋子,缓缓地走到洒满灯光的桌椅前。
  “汪汪……”远处传来了几声狗吠,在寂静的黑夜中,这声音是那么的刺耳,但是那颗心却稍安定了些许。“或许是妈妈回来了吧!”他这样想着,思绪中掺杂了丝丝惊喜。
  又一阵寂静,妈妈没有回来,失望了。
  笔尖在手指上转过360°,再转过360°,但终究没有落下来,就像岁月的轱辘在指尖缓缓的走过,在那个不经意间,不留痕迹,那么的轻盈,好似时光老人也怕打破这寂静无声的黑色夜幕一样。
  夜色渐渐深了,画家黑色的染料也渐渐变浓了,思绪飘得更远,带回来的也只有那继续加深他恐惧的黑暗。
  他努力保持着镇定,努力着,想将听觉最大化。想要在那漆黑的画幕中找出几声虫的哀鸣来打破这夜的寂静。可惜,他五官能找到的依旧是那浓浓染料散发的阵阵异味。他恨夜的静,他更恨这无边的黑暗——是这黑暗让他迷失了寻找妈妈的方向,是这黑暗让他只能坐在窗内用思绪呼唤妈妈。
  不知是他的呼唤触动了画家,还是他的恐惧牵动了妈妈。窗外,一丝手电的灯光冲破了黑暗的阻扰,刺穿了无边的夜幕,最终映在他的眼里,将他内心的恐惧抚平,让他带着那颗颤动的心走出黑暗。
  窗外,依旧是那么的黑;夜,依旧静的让人害怕。不过,此时的他正端坐在书桌前幸福地翻着书卷。因为,妈妈归家了。

常葆(2010级15班)

  窗外总有让你留恋的风景。
窗外的树
  窗外那一棵粗壮的皂角树一直在记忆中挺立。
  春日里,它长出了新叶,放眼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新绿。庞大的身躯占据了窗外大部分的空白,那稚嫩的新绿给人带来的是春的气息。春风一吹,你就开始摇摆着,微笑着,蓬松着。
  夏日里,浓密的枝叶为过往的乡亲提供了宽大的荫庇,这时候即使是隔着窗,蝉儿的鸣叫也能清晰可闻。隐隐约约间,我又发现了藏在你头顶的那个鸟窝。烈日当头,我蜷在屋内纳凉;你立在窗外,昂首挺胸,枝叶越发茂盛。
  秋日里,密密麻麻的皂角挂在枝头。“啪”,又是一个落地,等候已久的孩童将它拾起,高兴地飞奔离去。不久,随风飘落的就是蝶般飞舞的叶,无声无息。
  冬日里,刺骨的寒风将路人吹进了家里。你依旧伫立,冰天雪地,毛发渐稀,更加引人注目的,正是那依然古朴的鸟窝。白雪飘落,你唯有沉默。
  又是一个春秋,那树依然在那里
窗外的雨
  每当下雨,窗外总有别样的风景。
  犹记得那午后的闷热和窗外的大雨。前一秒烈日当头,转眼间便已乌云密布。黄豆般大小的雨点飞落而下。它们似调皮的孩子,在窗上,在屋顶,在树枝,在地面,跳上蹦下。
  窗子上早已一片模糊,而窗外的噼啪声仍在继续,那似鼓点般的节奏让人沉迷。忽而,一串不和谐的音符打乱了这首交响曲——原来是冒雨飞奔回家的人在淌水、喘息和推门……雨停了,我迫不急待地打开窗,扑面而来的是泥土的芬芳。雨后的湿气赶走了屋内的闷热,也平息了那躁动的心……
  又是一场大雨,让我看到了窗内的自己。
窗外的人
  窗外的人总是匆匆走过。断断续续的,人们从那窗外走过。有的快步前行,有的步履平缓,偶尔有几个身影一闪而过,不久又冲回来——原来是追逐嬉闹的伙伴。接下来,我便出门而去,加入到伙伴之中,成为了那窗外跳动的人影。累了,停在皂角树下休息。
  就在转过头的一瞬间,我看见窗内有一双熟悉而又陌生的眼睛正默默注视着我。
  又是一个人影飞过,哦,那不是自己。
  窗外已变得一片漆黑,是夜幕降临,亦或是闭上了眼睛。但我相信,等黑暗散去,窗外会有让你留恋的风景。

李明旭(2010级15班)

  窗外的一缕阳光直直地刺向我的眼睛,我下意识的低头、闭眼、回忆——我已经忘记自己在这个肮脏的角落里蜷缩了多少时日。
  嘴唇已经干裂,脑袋也因过度的睡眠而变得昏昏沉沉。总而言之,一切糟透了。身体因长期的不运动而显得僵硬,我望着窗外,多想出去走走。
  可是,我不敢。
  如果出去之后,那群人发现了我,我该怎么办。
  是的,几天前,一伙名叫纳粹的人带走了我的爸爸、妈妈、姐姐、弟弟,还有我的玩伴。我所有的,所有的认识的人。而我,居然被遗漏下来,遗漏在了这个没有一丝活力的地方。
  这夜,透过窗户的一丝小缝,我突然望见蔚蓝的天空突然点缀着点点星光。突然,我很想去窗外看看,那怕只是一瞥。我佝偻着腰,迈着蹒跚的步伐走向窗户,我伸出手指,小心翼翼地将那个小缝又开大了些许,一缕清风吹向我沧桑的脸。我的精神突然好了很多,我不想被囚禁在这里,我想去到窗外边。心中有了向往,步伐也加快了许多。
  哦,原来窗外这么美。天空不再只是在小缝中看的那像有点点星光。满目璀璨的群星挂在天空中,一闪一闪,似乎在向我眨着眼睛,我笑了,也冲它们眨了下眼睛。一瞬间,我突然愣在了那里。在越是阴凉,越是黑暗的时候,不就正是要闪光和微笑吗?
  此时的微风不止吹向了我沧桑的脸,也吹醒了我那颗懦弱的心。是的,假若生活欺骗了你,不要忧伤,不要心急,更不要绝望。
 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,相信吧!快乐的日子终会来临,就好比是群星,倘若不是因为天空黑暗,又怎么能衬出它们的明净与高洁呢?
  哦,原来窗外这么美。美的不只是风景!
  以后的日子,依旧要躲避纳粹,但我的心却丢掉了许多颓废,窗内,是肮脏的避难所;窗外,则是人间最美的四月天。倘若心境陕小窗外也是窗内,倘若心境开阔,窗内也是窗外。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我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有些改变,于是我提起了笔,想要记录些什么。
  不久,纳粹宣布投降。

杨凡(2010级15班)

  “小林,你妈妈又来了。”
  正埋头做题的小林听到声音后向窗外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佝偻向前的农村妇女,正卖力的向内张望着。对,这正是小林的母亲。
  小林丢下手中的笔,三步并做两步的跨出教室,小林紧紧的抱住母亲,“儿啊,妈给你捎了点吃的,天冷了记得多穿点衣服,回去做作业吧,妈走了。”小林湿润的眼眶只是沉默,默默地看着母亲远去的背影。
  此时小林的心里像针刺了一般,因为他想到了一年前……
  “哎呀,你怎么又来了,不是跟你说了不要来看我吗?”小林左顾右盼,仿佛做贼一般,生怕被人看见。
  “妈不是就想来看你一眼吗?妈在家很想你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我作业多着呢,你快回去吧。”
  说完,转身径直向教室走去。
  小林走进教室,在经过讲台的那几秒钟里,向下瞟了一眼,他仿佛看见无数个眼球正盯着自己,不禁面红耳赤,飞快的走回座位。
  坐回座位的小林张大耳朵搜索着,他想知道教室里是否有嘲弄他的言论。而此时他听到了这样的对话。
  “哎呀,小林他妈真好。”
  “对呀,窗外要是我妈就好了。”
  “我妈好长时间都没来看我了。”
  ……
  听到这,小林的眼泪湿润了;对啊,妈妈这么爱我,我却害怕她给我丢脸。想到这,小林突然站了起来,望着窗外,而此时窗外已经没有了母亲的身影。
  这一天,小林给母亲打了个电话:“妈,我想你了,来学校看我吧!”“好,好,好。”电话那边传来妈妈的声音,声音中似乎夹杂着些许哽咽。
  坐在教室里的小林不时的望向窗外,因为他知道窗外很快就会出现母亲的身影,是的,很快……

周红(2010级15班)

  被一阵嘈杂声惊醒,我睡眼惺忪地走在窗边,看到令我窒息的一幕:外公怒眼圆瞪,发尽上指,扬起颤巍巍的巴掌,干净利落地落在了我妈的脸上。妈妈摸着红肿的脸颊,顿时无言,强忍住溢满眼眶的泪水,目光斜着外公,扭头跑了。
  我震惊得不知所以然,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  夜晚悄悄降临,鸟雀发出凄厉的惨叫,凉意阵阵,妈妈还没有回家。我好想妈妈,更加担心她,可是我一想到外公怒火冲天的样子,我又不禁毛骨悚然,我想我还是不要去“点火”了。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没有妈妈温暖的双臂抱着我,我怎么也进入不了梦乡。
  我走到窗前,望着妈妈离开的路默默许愿。突然,我看到了坐在门前的外公外婆,在昏黄的灯光下谈论着什么。
  “你今天不该动那么大的火,都是成年人,你干嘛打她一巴掌呢?”外公沉默着,他花白的头发在风中凌乱……
  “也许她还在记恨小时候的事吧!当初明明有钱,我们却逼她辍学,害她受那么多的苦。唉!当初要是支持她读书,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,整天为着柴米油盐,忙里忙外……”外婆说着说着哽咽了,用手袖拭去眼角淌下的泪水……妈妈以前就常常跟我抱怨外公外婆重男轻女,明明妈妈成绩优异,却总是不给交学费,把钱白白地浪费在不思进取的舅舅身上。
  外公终于开口了,“唉!都是我的错呀!”,眼神虚无缥缈地望着远方,似乎在掩饰什么,又似乎在寻找什么。外婆站了起来,拍拍衣服上的灰尘,倾身对外公说:“老头子,风起了,天凉了,快睡吧!术兰今天晚上正在气头上,别等了,你身子骨本来就不好,快睡吧!”外公摇了摇头,示意外婆先去睡。我看见外公孤零零地坐在满天繁星的苍穹下,专注地凝视远方。一阵凉风吹来,冻得我打了一个寒颤,用手拉紧衣领,不经意地缩了下脖子。入秋了,天凉了,而外公依旧屹立在昏黄的灯光下,背影被拉得老长老长。
  妈妈,请快回来了吧!满天繁星照亮你回家的路,灯光指引着你回家的方向,我在外公苍老的背影中看到了爱的光芒,回家吧!
  后来,我偷偷地打电话给妈妈,告诉她我看到的一切,小大人似地教育妈妈:“妈妈,外公外婆都老了,不要因为以前的过错惩罚他们了,我相信天底下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,对吧!”
  再后来,在窗外的窗外,也就是我们家院子里,我看到妈妈跑到百发苍苍的外公前,长跪不起……
  窗边,一个隐蔽的角落,我窥探到那被妈妈不经意忽略的苍老的爱意,架起亲人血浓于水的桥梁,重现往昔和谐融洽的家庭……
  窗外的风景很好,有时我们是不是应该打开心灵的窗户,细细体味那浓浓温情呢?

革军(2010级15班)

  坐着颠簸的汽车,踏上熟悉的归程,我倍感无聊,习惯性地戴上耳机,在音乐声中静静熟睡……
  一阵警笛将我从梦里惊醒,难道前方出了什么事吗?果然,在那十字路口,一条警戒线和若干戴着头盔的警察挡住了所有来往的车辆。我惟有坐在车内,静静地看着窗外。
  一个抢劫汽车未遂的歹徒,将一个年轻妇女拽在胸前,面对警察的层层包围,他竟毫不畏惧,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匕首,凶恶地对警察吼到:“不准过来,快给我拿一百万,叫一辆车来,否则……”
  难道他能逃走吗?又能逃到那里去呢?他会不会被狙击手一枪毙命呢?我想,不如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也许可以放自己一条生路。我凝视窗外,陷入思考。
  警察一边回应着,一边安抚着,毕竟人质性命攸关。在与警察对峙十几分钟后,新的危机出现了——被胁持的妇女突然失去控制,在持刀男子面前痛苦地呻吟着,难道……我不敢想象。
  突然,男子大声叫道:“她要生了,快给我叫车来,否则这母子俩将随我一起西去。”警察开始似乎不相信,迟疑了一会儿,但当他们看到那个挺个大肚子而表情又十分痛苦的妇女时,他们拨打了120,可在这样的偏僻地方,救护车怎能说到就到呢?警察慌了,不知该怎样做。此刻,人群越来越稠密。
  也许是被妇女痛苦的表情所触动,也许是被围观群众的呼唤所感动。男子放下刀子,将妇女轻轻平放在地上,向前走去。警察峰拥而上,摁倒了男子;两三个女警抚慰着妇女。“孩子将要出生了”,一声呼喊,又让人群炸开了锅。
  当所有人都不知所措时,男子啜泣着:“我是医生,相信我,我可以救她……”出乎意料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无法相信。可在这样的危急关头,又有什么选择呢?
  当一阵啼哭声打破了平静,人们舒了口气。掌声也在人群里响起,一直持续到男子放下婴儿,擦净血渍,合上双手,走进警车。
  就在男子踏上警车的瞬间,他转过头,喃喃自语,我仿佛听到一个响彻路口的声音:“这也许是我灵魂的救赎吧……”。
  在又一阵警笛声中,所有车辆和路人,渐渐离去……
  停下的汽车又开始了走动,我望着窗外,泪水朦胧了我的双眼……
 
 
上一篇学生作文 下一篇学生作品"懂你"集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